博客
中文
打印
分享
< 返回搜索

设计学校:明天的经理人学校

设计学校:明天的经理人学校
南特大西洋设计学院校长Christian Guellerin

设计学校:明天的经理人学校

1994年,高等商业学校的教授们发表了一部名为《明天的经理人学校》的著作。这部著作思考了教育、学习方法和体制的变化,特别是环境和责任的变化,它们将决定商业管理学校的发展方向,从而将学生们带入更高的管理职位。当校方在寻求职业化和学术研究发展的良好平衡以满足国际大学的排名要求时,作者们却指出了明天经理人的特质:灵活性、想象力、创造性、流动性和对世界的开放性,它们是应掌握的“软技能”。

1994年,在法国很少有设计学校思考他们与企业的关系,即使有,通常也是藐视这种关系。与经济组织合作,是危害创作,这种与企业的近距离可能会损害创造力。一个漂亮的毕业设计展足以证明教学的质量。而探索另外一个世界,则是年经的设计师们在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之后的事情。怎么说管理和市场营销教育呢,它们基本没有职业培训计划,好像如果思考如何销售产品,就等于把灵魂交给了魔鬼?设计师的责任是创造美。而销售产品,则是其他人的事情了。工业生产和市场的现实让许多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幻想破灭。雷蒙德·洛威(Raymond Fernand Loewy)说过,“最漂亮的产品曲线,就是它的销售曲线”,而学校的意识距此甚远。那时,非常少的法国企业里很少有设计工作,即使有,也处于边缘地位或存在于极少的行业中。

那么自1994年以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从此谈起设计,在所有领域就像在谈论一门战略和管理学科?全球化颠覆了各种模型。西方经济正陷入危机。95%以上的金融交易是虚拟交易,它们不依附于任何实体经济。市场扩张和超级消费,是增加值、财富和进步产生的基础,却受到环保人士和关爱地球人士的质疑。 总体而言,资本主义体系,这一了不起的技术科学经济秩序在飞速运转并失去控制,以至于它将财富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并因此损害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基于管理和组织科学方法的工业范式长命不衰。自泰勒以来,在西方工业中,是将会做的做得更好,新兴国家的低人工成本的新厂家出现了,它们扰乱了牌局。如果西方企业根本无法与劳动力成本低2或3倍的企业抗衡,那么它们为了赚取几个点的利润而继续为其业务过程建立模型,又有何益?只是加快自身的衰落而已……

“能够用自己会做的去做其它的”是新的工业范式,不再那么依靠精确科学,而更多依靠的是直觉和企业家思维。不再是培养经理人而是培养企业家。培养经理人成了服务更重要更远大目的的工具:培养企业家。高等商业学校基金会的成员亨利·普罗里奥(Henri Proglio)曾在1994年悲叹,太少的经理人-学生是企业家。 科学管理仍使我们安心。最好的管理学校在教授科学管理,时下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也在教授科学管理。但摆脱和颠覆这些科学模式,需另外一种全然不同的教学方法,需要学习前面高等商业学校教授们给我们讲的“软技能”……灵活性、创造性、流动性…… 经济背景的变化,依附于其它文化、法律和机遇的新经济体的崛起以及迫使人们重新审视我们所有关于生产和消费的思维模式的环保意识,让我们开始质疑构成组织管理基石的所有科学模型。

设计成了一门战略和管理学科,而创新则变成了思考未来组织的必经通道。设计,就是打破旧的无效模式,重新赋予事物意义和目的。设计具有呈现、具化、客观化和展示的特质。市场人员将您带往市场,而设计师则构想着明天的应用:那些市场还未存在的应用。在市场上,应用为王。 设计是一门战略学科,也是一门管理学科,因为改变或缺乏模式会引起疑问,甚至忧虑,而客观呈现未来用户场景则让人安心且意味着可能。这种对未来的猜想,一旦变得具体,就是团队合作的绝佳引擎。设计成了管理和组织的引擎。

居于教学课程核心的战略与管理 自1994年以来,设计学校职业化了,它们将企业关系纳入进了教学课程。50年后,终于拥有了企业的“案例研究”和用于教学的“简化”经济并未成功的培养了经理人,也未革新专业教学方法。而真实的案例、真实的老板、真实的企业和它们的管理人员和员工,因为事关创新,刚刚与学生一起开垦了可能之地,寻找他们还未曾拥有的想法和规划。他们指出,哦,企业的管理和发展是多么不精确。 这里的学习不同于其它任何学习,首先是学习创造、想象、颠覆,其次是学习设计、测试、重新表达、错误、怀疑,然后是学习建议、呈现,使其对用户和消费者及将来负责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是客观的、可把握、理解的和接受的…… 设计师的能力协调了脑力和体力劳动,让劳动更具人性。灵活性、流动性、创造性的学习……“未来经理人”的学习……协调了科学和直觉的学习。

“直觉”是设计师的特点,它将设计师和其他人区别开来。 企业及其局限性是设计学校教学大纲的核心。这些局限性是进行创造的绝佳机会,因为可找到突破局限并将局限变为现实的解决方案。 与企业的这种关系给教学赋予了一种持续交替学习形式,而这正是高等商业学校的学生们在1994年的同一部著作中所建议的。 设计学校教育学生的,是与公司和企业,与工程师、市场人员、财务人员,以及与哲学家、社会学家、城市规划家、政治家……所有能够为构想明天的应用提供想法和营养的人分享。经济和社会问题变得如此复杂,需要联合所有人;然而,法国的高等教育一直在细分和隔离学科和学历。 设计学校加强了与工程师学校、商业学校和人文大学的合作,目地是让学科之间发生共振。它们成了复杂项目的管理学校,由于它们与企业关系密切,它们从创造做到了创新、从想象做到了面对经济和社会现实,同时保持了它们的特性,即构想明天的世界和并创作进步作品。这些学校的成名是得益于其学生,他们居于知识获取过程的核心,而不单单是因其教学人员的学位或研究人员的著述而知名。

师生关系恢复正常 将设计作为一门管理学科来学习预示着明天学校和组织的状况。 教授引导学生们分享、测试、试验并重新表达。是他们在听课,要求他们要有创造和创新的想法。导师的角色是引导创新,且永不限制创新。导师的角色是鼓励,是允许新想法的产生,是纠正,在未知路上前行时出现怀疑给予支持,在失误时给予安慰并允许重新开始……而教授科学和“这是什么”则要简单得多。甚至可以将教学内容放在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里供人自学而无需老师。而教授创造性和责任感则较为复杂,需将学生放在教学过程的核心。位于教学大纲中心的,不是教材,而是学生。因为我们期待学生拥有智慧和才华。 摆脱了指令面的师生关系,不正是现代管理理论所宣扬的参与式管理模型的预兆吗?打破层级关系,发挥大家的责任感,释放大家的才能。创造,就是接受多次犯错来获得成功。可是,太少的企业将员工的错误作为成功管理的工具。这值得思考……

设计学校:明天经理人的学校 从此,学生-设计师将学习管理、市场和经济科学,因为他们已经明白了他们对世界所担负的责任以及人类所面临的问题。创造、有想法和有创新还不够,做、行动和成为自己规划的企业家才行。而经济和社会是规划的试金石。管理不够,创业才行。 “太多的经理,太少的企业家”,亨利普罗里奥说。然而在所有经济和社会领域,我们需要是后者,我们需要的企业家要能够客观构想明天是什么并赋予它意义,能够联合各学科一起管理社会中越发复杂的问题。这些企业家是明天的经理人。我们需要“明天的经理人”来重新协调经济和社会关系,重新将服务于人类的进步概念放在科学和市场间。而设计学校很有希望成为“明天经理人的学校”。